故事:化验结果(现代故事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仓山新闻

    商务局副局长刘文娟,近期连续与外商谈判出口业务,日以继夜,成果颇丰,使全县工艺品出口额比上一年增长一倍多,达到8亿多元,而她的身体却垮了下来,这些天感到四肢乏力,低烧不退,提不起精神来,她想不出是什么原因。


    星期四,她趁去市里开会之机,去市三医院诊视一下。医师姓胡,听了文娟的口述,仔细诊视一番后开了一张化验单,叫她拿去化验,约定明天来取。


    第二天,文娟取化验单交给胡医师看,胡医师皱了皱眉头,问文娟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文娟说对外贸易。他又问你经常与外商在一起? 她说经常洽谈业务。他再向你与他们有很多接触吧?她说那当然,除了洽谈业务,有时还有不少应酬,陪宴饮酒是少不了的。


    两人谈到这里,胡医师迟疑了一下,还是开口问了她说,你与外国人还有什么其他接触?


    文娟听了只觉得这位胡医师问得有点奇怪,她还是认真地回答说没有。


    胡医师听了没有二字不信,反而加了一句,你与外宾交往多了,要仔细想想。文娟是个爽朗的女人,真的仔细想了一下,她忽然想起一个月前,一位60多岁的外商麦克先生在与她签下一份双赢的协议时,很兴奋曾拥抱过自己,并在她的额上吻了一下。在这种场合,又是一-位白发慈祥的老者,文娟一点也没有感到异样和不快,因为轻轻地一吻,这对西方人来说是很平常的事情,何须大惊小怪。


    胡医师听完了文娟的诉说,噢了一声,对她说,你得马上住院,先作全面检查,再行治疗。


    文娟听到“马上住院”四个字,看来自己病得不轻,急问胡医师,我得的是什么病?他说,什么病目前暂不公开,你先住下再说。


    文娟觉得自己既然有病总得医治,就说我还有一天会,开完会再来住院。


    胡医师听了,有些不高兴,病了还开会,你们当官的只晓得开会,开会的.....


    第二天下午,刘文娟还在开会,女儿鲁青秀风风火火地从唐兴县赶到市里找她,问文娟说妈你怎么还在开会?你得了什么病知道吗?


    文娟说:青秀,妈近来感到乏力,昨天去医院看了一下,还不知道是什么病呢?


    青秀说你真糊涂,你的病可不轻呢,别人说你得了艾滋病。


    文娟听到爱滋病三个字,感到十分惊异,就问女儿,你在唐兴怎么会这样快知道?


    秀秀说,这是给你看病的胡医师说的,他的弟弟胡小飞和我在同校教书,还是刚刚交上的男朋友呢!胡医师告诉了他弟弟,怕你这种病已感染了我,叫校长要顾全全校师生的健康,让我马上停止教书,到市里医院检查再作安排。至于我与他的初恋当然也只有中止了。


    文娟见女儿说得这般认真,就请假离开会场,母女直奔市三医院,拿出化验单请胡医师说明情况,胡医师一脸严肃认真地对文娟说,化验单上写着HIV,这表明你已携带爱滋病毒,这可能是你与外宾过多的交往有关,你还是安心住院治疗吧!


    文娟不信又和女儿赶到化验室,化验室里只有一老一少二人,接过化验单一看,年轻的那位说这是我们主任昨天亲自化验的,结论不会错,是爱滋病,你们要相信科学。老的那位化验员说,爱滋病现在常碰上,不必大惊小怪,你与外国人常常在一起,也是难免的,住下来安心医治吧!


    文娟听了二人的谈话,心如刀绞,不断在心里问自己我怎么会得这种恶病,怎么会得....想着想着,她瘫倒在化验室外的长椅上,青秀急忙把文娟背到病房住下。


    当天晚上,青秀把文娟得病住院的消息告诉了父亲鲁直和外商务局长。


    鲁直飞快赶到医院细问病情后,像一把刀插在他心坎上,他不甘心,拿上化验单去找化验室再次了解情况,化验员的回答还是肯定的,要相信科学,不要大惊小怪,还是安心治病吧,一下子还死不了。


    鲁直垂头丧气地回到病房,一脸无奈。商务局那边听到电话炸开了锅,过去局领导生病探望的人一拨又一拨,鲜花、水果、补品应有尽有,如今刘副局长得了这种病,来探望的人也派不出了,怕一接触就会传染上,所以讨论了几个小时,才作出决定,因局长刚刚感冒不能前往,办公室主任儿子身体不佳也请了假,最后只好派一位新科员,携带一个花篮连夜派专车到市三医院远远地看望了刘局长,前后不过五分钟。


    一个长长的夜晚,文娟、鲁直、青秀三人在不安中度过,都没有合过眼。


    还是青秀多了个心眼,她对文娟和鲁直说:爸爸妈妈,你们宽心些,不要让一张化验单定了铁案,医师误诊,技师误断的事情早有所闻,我相信妈妈的为人,决不可能会患上这种病,这个医院的医风和医疗条件看来并不好,我们今天马上转院去省一医院复查,看情况再说。


    鲁直也十分信任妻子,认为女儿言之有理,从长远计,还是上省城为好。


    于是他们三人一同上省城复查。第二天复查的结果出来了,刘文娟因积劳成疾,患有丙肝病,而丙肝病的缩写为HCV,与爱滋病HIV的缩写仅一字之差,市三院化验室主任误写检验报告,让刘文娟蒙受不白之冤,责任重大。


    鲁直全家得知结论后非常高兴,他们商量一番,认为为了让更多的病人不被误诊所害,一定要市三院的有关人员从中吸取深刻的教训,5天后他们来到市三院要个说法。


    医院方面的说法归结起来只有几句话:诊断不错确系丙肝HCV,填单时错成了爱滋病HIV,一字之差,让病员及家属虚惊场,医院决定责成化验室主任深刻检查,并向刘文娟当面道歉,从此引以为戒,改进工作。


    医院方面如此轻描淡写的对待这次事故让鲁家极为不满,这一事故不但给病员和家属带来精神上巨大压力,还大大影响了刘文娟的名誉和工作,对鲁青秀和胡小飞的恋爱也造成直接的影响。这虽然与医死了人、开错了刀表面不一样,但实际上造成的后果相差无儿


    在刘文娟与医院交涉无果的情况下,她请了律师状告市三医院,并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30000元,经济损失费5000元,合35000元。


    此举一出,各界议论纷纷,多数人说庸医笔误、文娟蒙冤,理应照实赔偿。也有人说人生在世,难免有错,后果不大,健康无碍,意思一下即可。


    医院方面只承认有错,不承担赔偿。最后由法院民庭判定,申诉方有理,市三医院在判决生效后三天内向刘文娟及家属当众赔礼道歉,并支付赔偿金3万元。


    当医院领导将3万元现金当众交到刘文娟手中时,她对大家说这些钱我一分也不要,请你带回去,捐作外地特困民工抢救医疗之用,当时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
    据说,听到这个消息以后,商务局局长等人也立即改变态度,决定由局长和办公室主任亲自出马,派车接刘局长回县。


    赶到市里一问,刘文娟等人早已乘公共汽车离开市里回唐兴,让他们空忙了一场。


    也是在当天晚上,胡小飞老师上门向青秀求情说,只怪自己头脑简单,办事草率要求青秀宽容,恢复两人的恋爱关系,青秀说这件事不用急,还是检查清楚再说吧!


    作者:周荣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