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:古代志怪故事——洪崖二郎,菜佣王老,陈孝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仓山新闻

    洪崖二郎


    洪崖二郎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。我二十一岁时在郭姓人家教书,郭某家住在王府基附近。王府基就是耿精忠的旧宅,已经成了废墟,只有门前的两个石狮子尚存。二郎住在石狮子旁的小屋里,走路时脚步蹒跚,好像有病,其实是脚筋断了。


    某天,当地演戏,二郎领着儿媳妇和小孙子看戏。看戏的人里外三层,他用手推开人群,触到的人感觉奇痛,纷纷让路,二郎一家来到戏台前找了个位置坐下。


    我很诧异,打听后才知道,洪崖二郎年轻时是个大盗。能飞檐走壁,无声无息的潜入大户人家,偷了财物帮助穷人。这样过了十五年,还是被官府捉住。


    官员问他为什么自称洪崖二郎,他回答说:“左挹浮邱袖,右拍洪崖肩,您没读过这句诗吧?(浮邱和洪崖都是传说中的神仙)”官员很惊讶,不忍心处死他,就说:“你如果能改过自新,就不杀你!”二郎说:“我野性难驯,如果挑断我的脚筋,就不能穿房越脊了。”于是官府断他的脚筋,然后放了他。从那后,二郎安分守己,不再做盗贼。


    【原文】洪崖二郎者,七十许老人也。余二十一岁馆于郭姓,郭住王府基,即逆藩耿精忠旧第,烬于兵火,独门前二石狮存。二郎居狮旁小屋中,行步踽旅,如病足,不知其脚筋断也。


      一日府前演剧,二郎率其子妇及稚孙临观。观者如堵墙,二郎以手分劈,观者触其手皆奇痛,直劈百余人为小,近台下坐。


      余乃大异,始究二郎生平,盖巨盗也。能平地超逾屋顶,飞行无声响,高垣邃宇匪不入,得赃恒以施贫者,积十五年吏无敢问,仅乃得之。


      官问:“胡以自名洪崖二郎?”对曰:“‘左挹浮邱袖,右拍洪崖肩’二诗,官乃未尝诵耶?”官赫然,不忍置之死,则曰:“汝能改过者,吾不汝加诛。”二郎曰:“野性难驯,官不当责我改过,但绝跟后之筋,则吾不更能飞矣。”官如其言,二郎自是安居,不复更出。





    菜佣王老


    菜农王老也是个七十左右的老者,佝偻着身形,长长的胡子,整天寡言少语。我家贫困,经常买他的蔬菜充当午饭。我早就听说他会武功,曾经请他演示,王老不答应,他说:“年轻人学这个有什么用?技艺不如人白白受辱,技艺高又容易打死人惹祸。”我答应着离开。


    过了几天,我看到王老走在路上,后面跟着一个人,扛着一根木杆。这个人一边走一边用木杆碰王老。老人停住脚步回头,那个人也停下。继续往前走,那人又跟着骚扰。王老回头问他:“你要干什么?”那人说:“我就愿意这样,你能把我怎样?”


    王老不理他,又继续走。走了几步,忽然生气了,大声说:“大胆奴才,竟敢如此!”那个人放下木杆向他扑过来。王老飞起一脚,把他踢到几步开外。那人忽然跪下说:“我跟了先生十年,今天终于学到了,这个腿法真是少林的精髓!”磕了一个头后,扛起木杆离去。王老怅然若失了好一会儿。


    【原文】菜佣王者,年亦七十许,长日寡言笑,伛而长髯。余家贫,辄就趡买蔬菜充午膳,而趡称余愿。余久闻能武,则稍稍请示武技,趡不可曰:“童子安用此?技弗良者挫于人,技良,又足以死人,人死,其祸一也。童子又安用此?”余诺而退。


      越日,忽见趡行于道,有负巨杉者蹑后,以杉木抵趡,却立,则又抵之。趡曰:“汝将何为?”杉人曰:“我生平咸如是,汝如何者?”趡初不较,行数武,忽大怒曰:“奴子敢尔!”杉人立下其杉扑趡,骤起一足,蹴杉人于寻尽之外。杉人忽跪谢曰:“十年步先生后,今日乃得此法,此少林的髓也。”拜已,负杉而去。趡惘然如有失。





    陈孝廉


    陈孝廉是福建台屿人,精通搏击之术。他自己说年轻时在庙里读书习武,整整十二年,能并拢五指戳穿坚硬的东西。


    他曾和一个旗人斗鹌鹑,鹌鹑这种鸟比较贪吃,打斗的时候只要撒下谷粒马上就不再争斗。陈孝廉的鹌鹑快要败了,他出其不意撒下谷粒。鹌鹑不再搏斗,旗人说自己胜了,索要赌博的钱,气势汹汹想动武。陈孝廉说:“不要这样!”当时旁边有个一寸厚的桌子,他向桌面一抓,抓出五个洞来。然后说:“想要钱的话看看这张桌子!”那个旗人胆怯离开。


    某年他去礼部应试,误坐一艘盗船。同船的人知道了船夫都是强盗,非常害怕,不知道怎么办好。陈孝廉说:“趁他们还没发难,我们糊弄他一下。”让同船的一个老人假装自己的师傅,嘱咐老人说:“我演示什么你都要不屑一顾。”


    夜里,大家点上蜡烛,陈孝廉演示武功。先是练剑,然后又打拳,把桅杆都震的微微发颤。老人撇嘴,不断的指责说:“你呀,被酒耽误,荒废了武学,如果遇到高手,一定会败。”孝廉假装惶恐,默不作声的抓着船舷,五指深深的陷进木头里。强盗们大吃一惊,而老人还不停的训诫,直到陈孝廉跪下认错为止。强盗们互相告诫说:“此人这么厉害,而师父还骂他,如果惹他们,恐怕会抓穿我们的胸口。”于是,众人平安到了对岸。


    【原文】陈孝廉名贻驹,闽之台屿人,精博无伦,自云:少读书僧寺,日习拳技,夜亲丹铅,于是十二年,能骈五指陷入坚物。


      尝与旗丁斗鹑于三友斋,鹑嗜食,恣斗时,撒以粟,即罢斗。陈鹑斗且负,孝廉出不意竟投粟,旗丁言已鹑胜,将索彩,势胜且用武。孝廉曰:“勿尔。”时有木案在壁间,厚可盈寸,孝廉骈五指洞之曰:“欲吾彩者视此案。”旗丁始惧。


      孝廉应礼部试,前四十年无公交车船,陆行赴顺天。一日,趁舟过江,舟人盗也,谋残之江中,同舟者知状咸震。孝廉笑曰:“是当愚之以术。”遂立其同行老人为师,嘱曰:“凡余所试技,尔但顿足丑詈。”


    夜燃巨烛舟中,孝廉初试剑,后乃试其拳技,桅筑筑动摇。老人詈不已,谓:“耽酒废学,脱遇敌当败。”孝廉伪为恐状,则张五指掐墙木,木应指掐入数分。舟盗大惧,而老人仍孝廉不已,孝廉跪谢始起。于是舟盗相戒曰:“彼人技如此,而老人仍肆詈,然则触老人者,洞胸矣。”